与众步侗

记性差,脾气大,更文难,起名废,求生欲强,日常作死。标准颜狗,间歇咸鱼。

【张楚】你本无意穿堂风,偏偏孤据引山洪【1】

掰手算了算,楚云秀已经退役半年。
半年前。
退役之前,她和经理大吵了一架,然后潇洒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烟雨留不得了,楚姑娘在路边抽了根烟想了想,干脆连联盟也不去了,自己有手有脚有力气的,总是能找到份心怡的工作的,
再说自己忙了这么这么久,也该歇歇了。
当楚云秀在家待的第六天,就已经被楚妈妈嫌弃的不行。楚姑娘也傲气,把包一拎,去霸图找自己的亲亲男友了。
此时的张新杰已经从张副队变成张队长。自己女友能来陪自己,张新杰心里是高兴的。
楚云秀现在没有事干,张新杰又一直希望女友能多在自己身边一点,一来二去,俩人就开始了同居生活。
以前俩个人异地的时候,楚云秀有烟雨要忙,还没觉得什么,可是现在和张新杰住在一起无所事事的时候,楚云秀倒觉得越来越不是滋味。
作为霸图队长,张新杰每天很忙,因为楚云秀在家,所以他坚持不管多晚都会回家。楚云秀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办,张新杰,是她最后的寄托了。
回家?家里小区有的是大妈说楚家的孩子年纪轻轻不念书出去打游戏现在在家待着,她不想让她爸妈一把年纪还被人这样说着,她只能躲。
其实她不是没想过去找工作,回联盟工作,她并不比得上那里的工作人员专业,去了也是冯主席看她可怜给她个闲职,或者卖一些荣耀周边,她清楚,买得最多的是她的粉丝,卖的是粉丝对她的爱与支持,她有她的骄傲,她不愿意。
可除了这样,她还能干什么呢?她高中毕业就去打了荣耀,她的青春里除了荣耀就是荣耀,在这个要求学历的社会里,她除了会打游戏,她别无他法。
她只能被困在她与张新杰的房子里。
有时候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楚云秀也会埋头痛哭,她不明白,她做错了什么,她的坚持,她的梦想,伤害到谁了要承担这样的压力。她也是二十多岁的好姑娘,怎么就被逼得只能在这间空荡荡的房子里。
以前,她当队长的时候,不是没有压力,可是总想着要夺冠夺冠,再苦再累心里也是有希望的。可现在的生活让她无所适从,比那时的压力更折磨她。
她情绪的变化,张新杰是能感受到的。可世邀赛在即,他突然得到消息要他当领队,这打乱了他原本的许多计划,他必须在短暂的时间里安排好队里的事情才能放心的带队出征。他没有时间去好好的和楚云秀去沟通,每天晚上他揽着楚云秀入睡时,都对自己说“再等等,等忙完就好好陪陪她”
楚云秀也劝他,忙就不用回家。可张新杰还是坚持。这是他能为楚云秀做得最基本的事情了。
当宋英奇无意间在楚云秀面前透露出张新杰最近状态有些下滑的时候,楚云秀觉得,她该离开了。
她和张新杰不一样,张新杰状态本来就一直比她好,又是战术大师,最少能再打俩个赛季,状态下滑,对张新杰来说无非是俩个原因,休息不好,心里有牵挂。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他的累赘。
她不能,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Q市机场,张新杰走之前抱了好久楚云秀“云秀,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吧。张新杰没有说出下半句,反正日子还长,回来之后总是有机会的。
楚云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这个自己喜欢了很多年的人,想把这个男人永远的记在自己心里,绑在自己身边,可她不能“好了,新杰大大,快走吧。木马!”

回到他们的家,楚云秀看了一遍这个对自己来说是最温暖的地方。终于还是狠下心收拾东西离开。

再见,张新杰。

评论(2)
热度(30)
© 与众步侗 | Powered by LOFTER